首页 生肖 1985年出生的今年多大了 1985年出生的2022年多大

1985年出生的今年多大了 1985年出生的2022年多大

中国轮椅冰壶队主教练岳清爽。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3月4日,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中国轮椅冰壶队主教练岳清爽上台代表教练员宣誓。2018年平昌冬奥会,岳清爽率中国轮椅冰壶队拿下中国冬残奥代表团历史首枚金牌,2019年和2021年又两夺世锦赛冠军。在中国轮椅冰壶队,队员们都管岳清爽叫“岳妈妈”,她也把队员们当孩子去照顾。备战北京冬残奥会期间,岳清爽跟不到3岁的儿子见面次数寥寥,以至于回家时儿子都不认识她了,“说起来真是有点心酸,可能这就是‘舍小家为大家’吧。”

队员训练太拼,她得撵着他们去吃饭

对中国冰壶来说,“四朵金花”岳清爽、王冰玉周妍柳荫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她们引领了冰壶项目在中国的发展。如今,她们以不同的身份继续活跃在冰壶领域。

这4人中,岳清爽因其清秀甜美的长相被壶迷们称为“冰上蔡依林”,也是中国冰壶初代女神。退役后,岳清爽回到哈尔滨体育学院成为一名大学教师。2017年,岳清爽被中国残联借调担任中国轮椅冰壶队主教练。

运动员时期,岳清爽属于心比较大的一类,该休息时休息,该比赛时比赛,该训练时训练。作为教练,责任感更重,她要随时关注每一个队员生活和训练情况,“这一点上,还是教练更辛苦。”

刚到轮椅冰壶队那会儿,岳清爽一开始都不知道怎么跟队员们接触,“有时候很想帮助他们,比如拿个东西之类。但其实,他们反而经常帮我们拿东西。”

磨合时间不长,岳清爽便跟队员们打成一片,中国轮椅冰壶也快速跻身世界强队行列。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岳清爽率领中国轮椅冰壶队摘得金牌,这是中国冬残奥代表团历史上首枚金牌。2019年和2021年,中国轮椅冰壶队又两夺世锦赛冠军。

如今再聊起冰壶,岳清爽更愿意用“健全人冰壶”来表达。“我的这些队员在刻苦训练上,是值得我敬佩和学习的。”岳清爽介绍,相比健全人冰壶,轮椅冰壶比赛没有扫冰环节,完全靠队员臂力和杆推出去,“健全人比赛会有扫冰,可以帮助壶改变线路,轮椅冰壶队员完全是靠手感和长度去感受,难度更大,也更具观赏性。”

从冰壶到轮椅冰壶,对岳清爽来说也是个学习的过程,她能感受到轮椅冰壶队员身上顽强拼搏的精神。“我以前也是队员,太累时也想偷个懒,早点下班。但我们这帮轮椅冰壶队员的精神真是值得我学习,平时有点小伤都忍着不跟我说。”每天上午3到4个小时上冰训练后,队员都不舍得下冰,岳清爽得撵着他们去吃午饭,“他们很珍惜每一次上冰时间。”

岳清爽为队员摆壶。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从连败到连胜,她的减压曲目还留着

3月3日,中国轮椅冰壶队在冰立方进行赛前首次适应性训练。每队在每条赛道只有15分钟时间适应。训练前,岳清爽不时蹲下来帮队员们擦壶、摆壶,就是想帮队员们抢出几秒钟时间,让他们更快适应冰面。

相比健全人冰壶,轮椅冰壶运动员下腰摆壶、擦壶的难度要大很多,对身体的负担很大。队员闫卓说,不仅是赛前,岳清爽日常训练时也会经常帮大家摆壶、擦壶。训练时由于队员多教练少,这项工作的强度会更大。

作为队里唯一女运动员,闫卓直言跟岳清爽沟通起来特别舒服,“岳教练心特别细,每次上场前都会嘱咐我们很多,她知道如何去让大家克服在场上的紧张情绪。”

北京冬残奥会,中国轮椅冰壶上来连输加拿大队和瑞典队。作为卫冕冠军,又是在家门口比赛,队员们背负了太大压力。那两天,岳清爽的主要工作就是帮队员们减压。输给瑞典队后,岳清爽要求队员们躺床上静思30分钟,不要考虑任何场外因素,就想想平时训练的感觉,每一个壶都是怎么去投的。“我要让他们找回之前的闪光点和成功的地方。”万事开头难,岳清爽相信大家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已经准备了4年,不可能因为两场失利影响后续的比赛。”

中国队第3场比赛赛前准备会上,替补孙玉龙带着大家唱了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队长王海涛说,这首有气势的歌一唱完,大家压抑的情绪一扫而空。之后,中国队9比3大胜爱沙尼亚队,并迎来一波7连胜。

4年前的平昌冬残奥会,岳清爽也曾用这样的方式帮助队员减压。当时,岳清爽在平昌凄冷的广场上用矿泉水瓶当麦克风,为队员们唱了一首《火苗》,鼓舞士气带大家实现历史性突破。北京冬残奥会连输两场后,岳清爽已经准备好了新曲目,随时准备帮队员们提升士气,“但我不想唱,因为我希望队伍场场发挥出我们的水平。”

最近4年,岳清爽跟队员们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跟家人要长。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回家次数寥寥,儿子都快把她忘记了

1985年出生的岳清爽比队员们大不了几岁,但队员们都喜欢管她叫“岳妈妈”。一次在混采区接受采访时,三垒陈建新一口一个“岳妈妈”,一旁的岳清爽听了直乐。

“我家里有个两岁多的小宝贝,这几个孩子就跟我的大宝贝一样。”岳清爽说,无论是把这些队员当成“大宝贝”还是弟弟妹妹,他们真的就跟一家人一样。“既然是一家人,那就自然会有人去做母亲的角色、父亲的角色、哥哥的角色和孩子们的角色,我觉得我更像是一个母亲的角色。”岳清爽介绍,大家经常会一起看电影,一起放松,过年的时候也会一起包饺子。

评价这些队员时,除了上场的4名队员,岳清爽还会特意提及替补孙玉龙。之后,岳清爽还会把另外7名没有入选代表团名单的队员名字一一说给媒体听,她是在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所有人,中国轮椅冰壶队是一个大家庭。“这4年备战,我们有12名队员,另外7个队员也都非常优秀。他们身上的闪光点特别多,有时候想想都受不了。”

有这么可爱的队员,岳清爽自然喜欢像母亲一样去呵护他们、帮助他们。“他们需要照顾时,我随时都在,他们也都说我跟妈妈一样。”岳清爽笑着说,4年备战周期下来,跟队员们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跟家人要长,“我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队员带出来。”

中国冰壶“四朵金花”中,岳清爽是最后一个做母亲的,儿子今年还不到3岁。这两年,岳清爽跟孩子没见上几面。更多时候,儿子对妈妈的印象是家中监控里的声音,“有一次我回去,孩子都把我忘了,说起来真是有点心酸,可能这就是‘舍小家为大家’吧。”

新京报首席记者 孙海光

编辑 肖万里 校对 李立军

关于作者: 新京报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