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肖 胡桃史莱姆视频在哪找 胡桃和史莱姆的视频

胡桃史莱姆视频在哪找 胡桃和史莱姆的视频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荧便独自在璃月城内的一棵大树下等着,

她在等人,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抱歉,等很久了吧?”

人还没有出现在眼前,悦耳好听的声音先传入荧的耳中,

荧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昨日约好在这里碰头的女孩。

女孩的打扮仍旧和昨日一样,红褐色的双马尾外加带有花纹和长后摆的黑色中式衣,

再配上那顶极具特色的乾坤泰卦帽。

是的,来人正是往生堂的现任堂主,胡桃。

“没有,我也才来没多久。”

荧的的目光锁定在那不断跃动的双马尾上,一边说话一边忍住心头想要摸摸它的冲动。

胡桃并没有发觉荧的想法,四处打量一番后问道,

“怎么不见派蒙?”

“她呀,还没起床,现在还在尘歌壶里呼呼大睡呢。”

荧面带无奈地边说边摇头。

“没关系,那就咱俩一起去好了,几天不见若云婆婆,怪想她的。”

胡桃似乎很想早一点见到婆婆,话音刚落便拉着荧的手,急吼吼地往若云婆婆家走去。

说到这个若云婆婆,那可真是说来话长。

那是在一个太阳很大的日子里,

荧和派蒙刚刚完成冒险家协会的委托,正走在回城的路上,

途中,派蒙突然扯着荧的衣袖说道,

“荧,快看那里,是不是有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听到派蒙这样说,荧丝毫不敢大意,赶忙跑上前查看,

果然,就像派蒙说的那样,一位老人家倒在了人烟稀少的小路边。

她们哪敢耽搁,赶紧就把老奶奶抱了起来,想着找个医生看看再说。

“没什么大碍,老人家只是因为天气炎热中暑了,吃完药以后歇一歇就好了。”

不卜庐里,

给老太太检查完以后的白术,站起身来对荧这样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派蒙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一口气,荧却仍旧眉头微皱。

“怎么了吗,荧?”

派蒙看出荧在忧虑着什么,于是就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接下来?”派蒙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以老人家这样的年纪,按说她的家人不会让她一个人去到荒郊野外,

现在她既然差点在野外出了事,那说不定她的家人……“

“要么不管她,要么就是已经……故去了?”

派蒙说出了荧说不出口的话。

“这位老婆婆我认识,你们猜的也大抵是事实……”

坐在书桌前开药方的白术不紧不慢地插话道。

“那……”

“不必担心,虽然她的家人的确已经不在了,但不但表就没人管她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派蒙的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由远及近地传入大家耳中。

“若云婆婆怎么样了,若云婆婆怎么样了?”

声音的主人荧很熟悉,

“胡桃,怎么会是你啊?”

她有些惊奇,印象中胡桃是个活得特别通透的人,很少会露出如此焦急担忧的神情来。

“……哎呀,这不是旅行者和小派蒙吗?”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胡桃才注意到房间里的荧和派蒙,

看到这两人脸上的神情不算差,这才安下心来。

“若云婆婆是我爷爷的熟人,打小的时候我就常去婆婆家玩。”

在送婆婆回家时,胡桃突然开口,对身旁的荧这样说道。

“从我有记忆开始,若云婆婆就是一个人了,

听爷爷说,她的儿子孙子全都加入千岩军,在某一次洪水袭来时,他们为了救助百姓,全都牺牲了。“

她看着前面正在和派蒙说话的老奶奶,流露出颇为复杂的神情。

“……婆婆她对我很好,从小到大,每次见到她时,她总是乐呵呵的,而且还总给我好吃的……”

她顿了一下,随后又补充道,

“……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另一个奶奶。”

旅行者望着胡桃的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随后便笑着对她说道,“既然如此,我以后也会常常去看她的。”

“欸?”

胡桃错愕地看向荧,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既然她是你的奶奶,那我当然也要把她当成奶奶看待呀。”

荧一脸理所当然似的说着,却没有注意到听见这话的胡桃不自然的反应。

“这,这样吗……也好,多一个人照看婆婆也不错……”

原本活泼调皮的少女,此刻却老老实实地低着头,脸颊和耳根,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红晕。

“胡桃,你的脸很红啊,是不是也中暑了?”

“少,少管闲事啦!”

“哦……”

荧不明白胡桃为什么突然间就生气了,但她没有因此气恼,

仍旧在她身边嘘寒问暖,结果就是,胡桃不胜其烦,快走几步跑到若云婆婆身边。

荧却还是不死心,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胡桃,你怎么突然生气了啊?”

“我没生气。”

“明明就有……”

“我说没有就没有……”

看着正红着脸和荧拌嘴的胡桃,

若云婆婆,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婆婆,你在笑什么啊?”专注于吃零食的派蒙有些好奇地问道。

若云婆婆缓缓摇了摇头,然后意味深长地回答道,

“没什么,只是发现我那可爱的小孙女,好像快要长大喽……”

这之后,

荧就像像自己说的那样,开始三天两头地往若云婆婆家跑,

有时候胡桃会一起去,有时候则是她和派蒙两个人去,

时间久了,不只胡桃,就连荧和派蒙也拿这位慈祥的老奶奶当亲人看。

走到若云婆婆家门前小桥时,

夜色已经淡去得差不多,冬日朝阳正缓缓向上攀升着,

它散发出柔和的光辉,一点点驱散着两个女孩身上的寒意,同时也照亮了二人前进的道路。

若云婆婆家门前种了几株梅花树,树上的梅花开得极好,红得像火,星星点点地散落在叶头。虽然冬天的风寒冷刺骨,可它们却仍旧肆意生长着 。

从开得绚烂的梅花中穿过,

胡桃和荧一如往常那般走到若云婆婆的房门前,

“婆婆,我们又来了哦。”

胡桃敲了敲门,然后便等着婆婆过来开门。

“……婆婆难道不在家吗?”

与往常不同的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婆婆出来开门。

“婆婆,你在家吗?在的话就应一声——”

胡桃提高音量,对着里面大声喊道。

“……”只可惜,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她们之前就跟婆婆说过今天回来看她,按理说她应该会在家里等着才对。

“……婆婆,我要进来了哦。”

不知为何,荧的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也不管屋里有没有回应,直接就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阻隔着屋里屋外的门扉。

推开门,屋内的暖气扑面而来。

胡桃和荧却顾不得这些,赶紧走了进去,四处寻找若云婆婆的身影。

客厅和厨房她们已经找过了,接着便赶忙向卧室走去。

幸好,她们在这里找到了要见的人。

婆婆躺在床上,眼睛闭着,似乎睡着了。

胡桃安心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捏着棉被的一角,想要替婆婆盖上。

“……小胡桃,你来啦。”

也许是老人家睡眠浅,稍微有些动静便醒了过来。

她的脸上仍旧带着慈祥的笑容,看见两个女孩来了,便挣扎着要起身。

荧连忙上前去扶,“婆婆,你身体不舒服吗?”

婆婆的脸色不大好,荧看着有些担心。

婆婆却摇了摇头,略带疲倦地回答说:“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你这孩子,又把帽子弄脏了。”

婆婆的视线落在胡桃的帽子上,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将胡桃最宝贵的帽子摘了下来。

“这帽子我替你擦擦,你和荧先出去玩会儿吧。”

“……不用了婆婆,你今天先休息吧。”

要是搁在往日,胡桃是不会这么说的,可是现在眼见若云婆婆精神不济,胡桃又怎么忍心让她劳神。

谁料想婆婆却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不过是打理一下帽子,费不了什么功夫的。”

见婆婆执意要干,胡桃也不好拦着,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不过要是累的话就去休息哦。”

说罢,她便拉着荧一起往厨房走去。

“小胡桃……”

“嗯?”

走到门口时,婆婆突然喊住了她。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没什么,你去忙吧。”

“……哦。”

胡桃见状,便也没多想,转身便走了出去。

而就是这个转身,造就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在厨房帮着荧做完饭后,胡桃便蹦蹦跳跳地推开卧室的门,

“婆婆,该吃饭了,荧今天做的菜全都是你爱吃的哦。”

“……”婆婆没有回答,静静地坐在靠在椅子上,本来有些许灰尘的乾坤泰卦帽,则一尘不染地被摆放在桌上。

“婆婆,你睡着了吗?”

胡桃压低声量,轻手轻脚地走到婆婆身边,

下一秒,她便彻底呆住了。

那位婆婆,神情虽然依旧安详, 可脸上已没有了生机,呼吸也已经停止。

见惯了生死胡桃哪里会看不出来,可她没有哭,也没有露出太多的悲伤神色,

她只是走上前,轻轻地握住了婆婆的手,用略微发颤的声音说道,

“一路走好,婆婆……”

丧仪是由胡桃一手操办的,做得极为考究,

全程她都神情肃穆,但没有悲伤,更没有哭。

反倒是派蒙,听闻若云婆婆故去以后,便哭得死去活来,直言自己不该那么贪睡,没能见到婆婆最后一面。

一连好几天,荧的注意力都在派蒙身上,为了安慰她更是变着法地给她做好吃的,

好不容易派蒙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另一边胡桃的样子,又让她担忧起来。

“……胡桃,你还好吧?”

此刻的胡桃,正蜷缩在墙角,看起来有些落寞,也有些可怜。

她曾说过,若云婆婆就像是她的奶奶,她们之间的感情,肯定远比自己想的要深许多,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自那日起,胡桃再也没有展露过笑颜。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料理完丧仪后,胡桃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人看起来也是蔫蔫的,没了往日的精气神,可是看见荧在担心,便又强颜欢笑。

“……胡桃,你笑得很丑哦。“

派蒙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截了当地戳穿了胡桃的掩饰。

“……“见被人这样指出,胡桃便也不再强撑着了,

她叹了一口气,视线投向远方,悠悠说道,

“我只是在想,那个时候婆婆她是不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如果那时候我能听她把话说完,那该多好。“

“是啊,当时我也觉得婆婆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说了。”

荧的脸上也露出了懊悔的神情。

“既然这样,你们何不去见她,听她说完想说的话。”

冷不丁的,有一人突然插话,

胡桃和荧被吓得一激灵,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是钟离正坐在一旁自斟自饮。

“……原来你在啊,钟离。”

“嗯,从你们没进来前我就已经在了。”

钟离不紧不慢地说着,似乎完全没有发觉两个女孩因为惊吓而有些埋怨地瞪着他。

倒是派蒙,一听见钟离的建议便高兴地附和道,

“对啊,这真是个好办法,这样我也能再见婆婆一面了。”

然而,胡桃却沉默地摇了摇头,

“不,这样是不行的,

爷爷说过,生于生时,亡于亡刻,活人是不可以干涉死后的世界。”

“……你说的,也有道理。”

胡桃的话让荧和派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她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

“老堂主的话,应该还有下半句吧……”

钟离喝了一口茶,然后又继续说道,

“遵从自心,尽人之事,

再者说,那位老人家如果真有话没能说出口的话,

你们不去,她便只能心存遗憾,永远徘徊在那个地方。“

“钟离说得对,想做的事情就要去做,如果不做,遗憾就永久是遗憾了。”

派蒙看起来有些激动,恨不得马上出发去寻婆婆。

钟离的话也有道理,胡桃也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短暂的思考后,她便一拍大腿,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决定了,要去那个地方听婆婆说完她想说的话!”

便是在这一刻,胡桃的双眸中又一次有了往日的神采,

荧和派蒙相视一笑,各自心中都犹如大石落地一般。

胡桃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孩,说走马上就要走,

派蒙也因为想见若云婆婆,所以也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剩下的,便只有做事还算沉稳的旅行者以及仍在喝着茶的钟离。

“……钟离,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不了,往生堂还有些事情需要人打理,胡堂主既然不在,只好我替她代劳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走了……”

“一路顺风。”

三人脚程很快,乘着夜色走了一段时间,

不知不觉便到了无妄坡。

因为之前她们已经来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再来,也算是轻车熟路。

走入废墟,打退住在此次的丘丘人和史莱姆,

胡桃和荧她们又一次来到那个地缝前。

胡桃没有犹豫,往前一跳,荧也紧随其后,

然后,便一起落入水中,任水没过头顶,

在次探出水面时,周围的景致便已经大为不同了。

刚刚还幽深晦暗的废墟,此刻已变得金碧辉煌。

“总算是到了啊……”

胡桃爬上岸,看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头的红色彼岸花,心中已然明了,

她们到达了目的地,生与死的边界。

与上次来时一样,许多灵魂仍然在这里停留,

只是这其中,真的有她们要找的人吗?

三个女孩其实心里都没底。

老人家很豁达她们都是知道,也许人家在来到这里时,便头也不回底继续往前走了。

……当然,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若云婆婆……若云婆婆你在吗?”
派蒙最先耐不住,一边喊一边观察身边的灵魂。

胡桃和荧见状,也有样学样地做起来,

虽然没有人告知,但直觉告诉她们,生人不能在这里逗留太久。

“婆婆,婆婆你在吗?”

一遍一遍喊着,一点一点向前走着,

却始终没有人应答。

女孩们的心渐渐凉了,

也许,婆婆已经不在这里了。

也许,来这里就是一个错误。

“哎呀哎呀,没想到你们真的会来这里啊。”

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胡桃先是一愣,然后连忙回头,

映入眼帘的,果然是记忆中的慈祥面容。

“”婆婆……“她有些哽咽地喊了一句。

婆婆就站在一棵大树下,微笑着对她们招手。

“信好我听了那位先是的话,在这里多逗留了几日,

要不然就不能见你们最后一面了。“
看着跑到自己身前的孩子们,婆婆有些庆幸地说道。

“先生?“

荧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是一个气宇轩昂,有着金色双眸的先生,

就是他告诉我,在过不久你们就会来这里,让我多等几天。“

一听婆婆的描述,荧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仔细想想,如果是他的话,倒也真能办得到这种事。

“婆婆,我好想你啊。“

派蒙却没有想那么多,在荧还因为想事情出神时,她就已经飘到婆婆面前,

哭得极为伤心。

荧是个很有眼力劲儿的人,虽然她也很想哭,也很想对婆婆说想她,

可她明白,现在最该做的,是让胡桃和婆婆说话。

所以,她不动声色地上前,把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派蒙拉到一边安慰起来。

胡桃感受到了荧的好意,对她微微一笑后,便上前一步,看着婆婆轻声问道,

“婆婆,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婆婆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似的,脸上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

她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波澜不惊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那是就已经预感到大限将至,想和你交代一些事情,

只是话到嘴边突然发现,那些事情似乎不用我特意嘱托。“

“那你现在把那些话说出来吧,说出来以后,心里就不留遗憾了。 “

“……也是啊,这些来这些话,就当作是老婆子我的唠叨吧。“

婆婆看着已然平静下来的少女,心中放心了不少。

“你这孩子从小就调皮,每次出门总是会弄得一身脏回来,

以后我不在了,你可不能再这样咯,不然可没人替你洗衣服了,记得按时吃饭,不要大晚上出门,你也是大姑娘了,晚上一个人出去很危险的……“

总的来说,婆婆说的这些对于胡桃来说都不算大问题,

但是,胡桃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并且赌咒发誓般地答应了婆婆,以后会照顾好自己。

婆婆闻言,看了眼不远处荧,眼中的笑意更浓,

“我啊,现在已经不担心了。“

“欸,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荧会替我好好照顾你的。“

“婆婆……“胡桃埋怨似的撅起了嘴,然后转过头偷偷看了眼荧,

在确定对方没有听到以后,这才松了口气。

“真是对不起啊……“

“婆婆你突然说什么啊?“

“难得你克服艰险来到这里,我却不能说出什么对你有用的话来,

都是些唠叨,你一定听烦了吧?“

“怎么会,婆婆的话我怎么都听不烦……

而且婆婆的话……很有用……她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之后,若云婆婆又分别和荧和派蒙叫到跟前来说话,

胡桃想问婆婆说了什么,可见到荧她们红红的眼眶,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回去的路上,

胡桃和荧都没有说话,派蒙则是因为苦累了,被荧送到尘歌壶里休息。

若云婆婆笑着向她们告别的场景她们记得清清楚楚,

看着她缓缓走向绚烂夺目的门扉时,饶是坚强如旅行者,也同样忍不住哭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认识婆婆最强,对婆婆感情嘴深的胡桃,

从始至终都只是看着,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哭。

她们保持沉默,一直往前走着,

直到离开无妄坡时,胡桃才有了新的动作。

很突然的,她停下脚步,同时拉住了荧的衣角。

“胡桃?”

荧原本是想转过身看站在她后面的胡桃的。

可是很快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胡桃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后被上。

“……我又失去一个亲人了……”

不同于往日活泼开朗的样子,荧从她的话中听出了深深的沮丧。

可她仍旧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天上的明月,温柔地说道,

“至少我会陪在你的身边。”

刚刚还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胡桃,听见她这么说,突然愣了一下。

可没过多久,眼眸中闪现出来的光茫便又黯淡了下去。

“……你总有一日也会离开。”

荧是为了找寻哥哥的踪迹而旅行这件事,胡桃曾经听说过,

她在想,等到将来她找到了自己的哥哥,一定会离开这里的吧。

“不会。”

“欸?”

胡桃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等到将来我找到了哥哥,我会带着他回来,一直陪在你身边。”

被这番话惊住的胡桃,大脑一时间空白,只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为什么?”

胡桃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背对着她的荧,起先没有回答,像是在思考措辞般沉默了一会儿,

随后,她便听到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想一直留在你 身边啊。”

少女如是说,胡桃却因为这番话而倒吸了一口气。

不过她也不是个扭捏的女孩,

仅是瞬息之间,便想好了如何回话。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能反悔哦……

这样一来,婆婆她也能放心了吧……”

提到婆婆,胡桃心中的酸楚便再一次满溢出来,

可这次她没有强忍着,而是靠在荧的背上,默默垂泪。

被依靠的荧,虽然看不见胡桃的脸,

可她也明白,此时此刻,只要默默守护她便好,

“若云婆婆,你放心吧,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胡桃的。”

她看着仿若尽在咫尺的明月,默默地坚定了自己的心意。

—完结撒花—

关于作者: 大猫观世界

热门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